当前位置:主页 > 西班牙语培训 > 学习资料下载 > 正文

南京西班牙语初级培训

2018-05-22 15:02 作者:南京欧风
摘要:南京西班牙语初级培训,南京欧风西班牙语培训正规机构,先免费试听后报班,一对一高效精准提分,零基础水平上B2,欢迎资讯新优惠。 秘诀是一个魔力咒语。在一个大多数人抱怨没

  南京西班牙语初级培训,南京欧风西班牙语培训正规机构,先免费试听后报班,一对一高效精准提分,零基础水平上B2,欢迎资讯优惠。

  “秘诀”是一个魔力咒语。在一个大多数人抱怨没有时间,没有空闲的时代,“秘诀”一词变成了强力救心丸,一旦服用就可以快速止痛,奇迹般地达到疗效。近,我在媒体上留意到不少想通过走捷径,绕过基本程序,乘坐“直达号”的心理。典型的句子和标题有,“一分钟学十年理财经”,“一年学好一门外语的秘诀”,而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还要数“三大秘诀让你想下周就生男孩。” 凡事讨要秘诀,成了我们这个的时代现象。

  笑过以后,我回忆起四年前开始学习西班牙语的情景。那是大一开学的第一天,我刚走进西班牙语入门班的教室,在清一色美国本地学生中坐下。教授开口第一句,就是“¡Hola(你好)!”

  我满头雾水。

  周围的同学齐声回答,“¡Hola!(你好)”教授点点头,眼神略过满脸疑惑的我。他倾身问我,“¿Como estás? (你好吗)”我当时就愣住了,神经高度紧张,傻傻地坦白,“这不是入门课吗?我不懂!”

  一时间,所有人都笑了。后来,在教授的解释下我才明白,原来西班牙语在美国早就渗透在社会的方方面面,拉丁文化早就是这里习以为常的现象。西班牙语是美国学校普遍的外语,所以只要是读过高中的学生都至少接触过一年两年的西语课堂。而一些简单的西语句子,比如“Hasta la vista(再见)”都因为在大众电影里出现而路人皆知。一瞬间,我觉得无比孤独,像是一个在生日聚会上没有收到邀请函的小孩子。

  那天下课后,我便下决心,把这些年错过的西语常识都补回来。我来到在图书馆,插上耳机,开始在网络上搜西班牙语的视频,无论是“常用二十句”,还是“马德里第一天”, 我都一一点开,把例句抄下。第二天的课堂上,我终于坦坦荡荡地用“¡Hola!”和教授问好。

  没想到,一个更大的问题马上出现了——我说不出卷舌音,这个传说中西班牙语的精华。我着急了。在教授示范了千万遍,并走到我跟前拉开口腔给我展示的情况下,我还是发不出卷舌音。我的舌根像是一潭沉寂的死湖,无论风如何波动也掀不起奇迹的活水。教授在课后跟我说,“我介绍你一个方法,你每天刷牙的时候,把水含在口腔里尝试发音,可能会有效。”我说好。

  次日清晨,奇迹没有发生。我吞了一口又一口地牙膏水,也没能吐出一丝那个传奇的,浪漫的卷舌音。这样狼狈的刷牙练习持续了一个学期,我也咽下了一口有一口的薄荷味液体。然而,卷舌音的奇迹没有降临。

  但是,我对西班牙语的兴趣并没有减少。和第一天开学晚上一样,我每天到了图书馆的第一件事,就是搜索西班牙语视频,抄写例句,然后一边走回宿舍,一边咿咿呀呀地练习 。一天几句的积累,在一两个月后就变成了丰富的自然段。教授发现我变成了课堂上喜欢接话的那个人。我总是第一个接话,也经常举手插嘴,为的就是把前天晚上抄下来的句子用上。每用上一句背下的话,我都在教授惊喜的眼神中,享受到了犹如在超市里买单用到优惠券的快感。

  为了掩饰自己发不出卷舌音的尴尬,我还特意去翻译网站找了一个句子。于是第二天,我便和教授主动用西语提问,“你知道我为什么发不出来吗?”

  教授觉得既突然又好笑,问,“为什么呢?”

  我深吸一口气,把前天晚上背下来的那个例句吐出,“Lo intenté, pero no pude.

  (我试过了,但是我做不到)。”教授被逗笑了,说你别灰心,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故事的后来是,卷舌音的奇迹和教授的善良预想,都没有发生。我还是那个发音扁平,卷不起舌头的我,包含着浓浓的口音每天在课堂上接话,把前天晚上背下的例句美滋滋地展示一遍。在一天两天,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我变成了班上口语流利, 接话多的人。我想,这也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学期末的口语考试中,不顾我还是发不出卷舌音的事实,教授给了我A+的高分。

  一年后的夏天,我拿着外语系的奖学金来到了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在全西语教学下修了两门关于西班牙政治的课程。又一年后,我到了智利圣地亚哥的天主教大学,和智利当地的学生坐在同一间教室里学习历史。后来,我在意大利米兰交换的期间,把意大利语也学了,半年后就可以用意大利语进行面试。我用的还是那个同样的方法——把例句抄下来,然后往外说。再后来,那位教我西语入门的教授开始让我到他的课堂上分享经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问我,“作为中国人学西语,学意大利语会不会没有优势”等等问题。

  秘籍和诀窍,达人与传奇,都是别人挂在嘴上的传说。只有笔记本上我一点点做了比划的,歪歪扭扭的一行一句,是我真正的拥有。用外语交谈,也没有任何秘诀而言。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口音,但我能做的,是模仿句子,积累句子,把自尊心抹在一边不顾一切地说出来。教授一次次惊喜的眼神,让我像用到了优惠券一样的层层快感中,厚脸皮地坚持了下来。

  因此,忘掉秘诀,是我向所有诚心学习的人能奉上的,诚实的忠告。即使在今天,卷舌音的奇迹还是没有在我身上出现。但那一张张来自西班牙,智利,意大利的明信片和笑脸,都美好地挂在我寝室的墙上,仿佛在跟我说着,那并不重要。我多么希望那个四年前吞下了无数牙膏水的小女孩,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

 


文中图片素材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