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短命的小皇后她重生了 > 第241章 让祚儿自己睡
  次日一早,两人都睡过头了,照双她们先前得了吩咐也不敢打扰,只好侍立在外等候吩咐。而早起的越祚宝宝就不一样了,他先是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从睡在父母中间变成了独自睡到最里面,而后扭头看到抱在一起睡的父皇母后,感觉自己被他们排斥了。

  父皇母后都不爱他这个可爱的小宝宝了吗?为什么都不肯抱着他一起睡?

  越祚宝宝小嘴高高撅起,而后想了想,决定自己来想办法睡到他们中间。这一想,他就想到了自己才学会的翻身技巧,嘿呀嘿呀的努力翻身,让自己趴在床上,而后继续朝着母后那边翻滚。

  在翻了足足三圈以后,他终于靠近了母后身边,努力地用小手手揪着被子,往暖烘烘的被子里挪。

  嗯,真暖和。

  越祚宝宝成功挪到了虞愿的被窝里,恰好此时虞愿面朝着他的这边,他满足的拱到了母亲的怀抱里。

  咦?父皇的手为什么要放在母后身上?越祚宝宝很是不满,他使劲地用自己的小手扒拉着父皇的大手,试图把这只碍眼的大手“驱逐”着离开母后。m.njofun.com

  越极在睡梦中总感觉有东西在扒拉着自己的手,他以为是虞愿捉着他的手玩,也没有在意,反而将那两只小手牢牢握在掌心里继续睡了。

  然而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动了以后,越祚宝宝傻眼了,父皇为什么抓着他的小手手不放?他使劲往外抽自己的手,然而就他现在这点力气,又哪能挣得脱?

  无奈之下也只能消停了,只是将小小的身体紧紧挨着虞愿,毕竟,他也饿了,没力气来挣扎。

  又过了一小会儿,越祚宝宝再次迷迷糊糊闭上了眼。

  虞愿醒来的时候,大腿上传来一股热乎乎的湿意,而她身后臀部那里,也被什么东西顶着。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睁开了眼,正要扭头往身后看去,却在发现出现在自己怀里的孩子后,忍不住眨了眨眼。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这家伙被越极单独放到大床最内侧睡觉了,如今他又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怀里的?

  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事的时候,虞愿把手伸进被子里,往自己腿上摸了一把,果然,那股湿意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她又摸了摸越祚宝宝的尿布,湿透的。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腿上那片湿痕是越极的缘故,结果到头来,是这小家伙干的好事?

  虞愿有些哭笑不得,再往自己怀里看去,却见自家孩子的两只小胖手被越极牢牢抓在手心里,让他小小的身体几乎是半吊着,这可吓坏了她。

  “嘶”的一声,越极是被痛醒的,他高大的身躯因为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出现的剧痛而蜷缩起来,抓着越祚宝宝的手也不由自自主地松开。

  “夙夙,你这是要谋杀亲夫?”越极强忍着痛意,声音暗沉的问道。

  他可真是太委屈了,自己那地方每天早上都很精神,这不是正常的吗?平时也没见她说什么,怎的今日下这么重的手?

  虞愿见他这痛苦的样子也有些愧疚,她只是打算轻轻捏了一下,谁知手忽然有些抽筋,力道骤然加重。

  “对不起,是不是捏疼了你?”她本想着伸手给他揉一揉,只是手伸到一半觉得不妥,又缩了回去:“我只是想让你松手,你将祚儿的手牢牢抓在手里,我都没法让你松开。”

  “我何时抓着祚儿的手了?他不是独自睡在最里边的吗,你抱他过来的?”越极满是疑惑,他抓那小子的手做什么?

  “不信你自己看,祚儿的手被你抓了太久,都被抓麻了。”虞愿说着,就小心地将祚儿的小手举起给他看,果然,这两只白嫩嫩的小手,上面还留着印子呢。

  直到此时,越祚宝宝再次悠悠转醒,看到自己被母后抱在怀里,非常开心地挥舞起了小胖手,然而手上全是麻麻刺刺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看着兴奋的小宝宝,两人也只能打住先前的话题,虞愿轻轻给他揉捏着小手促进血液循环:“祚儿,手还麻不麻?”

  “啊~嘛”小越祚模拟着虞愿的声音,似乎在说,他的手很麻。

  父皇的手劲好大啊,他的小手手都被捏的又痛又麻。

  越极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用指腹点了点越祚宝宝的小鼻头:“你这小家伙,是怎么跑到你母后的怀抱里去的?”

  “啊啊。”越祚宝宝很兴奋地咿咿呀呀着,他是个能干的宝宝,依靠自己的力量挪到母后身边,难不倒他的。

  一家三口起身洗漱过后,虞愿拿了一个比成年男人拳头大些的白色果子给照双,让她们抱着孩子去喂奶。瑞语文学网

  这几日她身体虚弱,又需要时常服用药物,奶水并不适合哺喂孩子,就用这种和母乳差不多的果奶喂他。

  这果子也是她在空间里发现的,是小白蛇之前给她用来给祚儿填饱子的果子变异种,完全可以取代母乳。

  越祚宝宝也很喜欢这种略带些甜味的果奶,每次都能自己抱着个奶瓶吃得很欢。

  “既然祚儿不需要你再用母乳哺喂了,那晚上就让他自己去睡吧,夙夙觉得如何?”越极知道这件事后,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可以过不被打扰的二人世界了。

  “这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去和祚儿说。”虞愿一看便知他打的什么主意,她倒是没多大意见,就是不知道祚儿同意不同意了。

  “他一个孩子,就算不同意又能如何?”在越极看来,祚儿是很乖巧的孩子,虽然前世总喜欢缠着他睡,是个小粘人精,但如今也早就懂事了,绝对会很听话的。

  “他会用大哭来抗议。”虞愿比较细心,她早就发现了,祚儿哪怕拥有着前世的记忆,但本质上还是个很小的孩子,如今许多习惯行为,都还有这这个时期普通婴儿的特性。

  万一真不给他说清楚就分开睡,绝对会又哭又闹睡不安稳。而且,这孩子心思细腻,一直缺乏安全感,虞愿内心是不想这么早让他单独去睡的。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