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盗墓回忆录 > 第285章:望气色
  “哼!你没看到我在伺候师父吗。”茅雪旺说道。

  不等茅雪旺说完,袁仕楷抢过茅雪旺手中的醒酒茶,咕咚咕咚几口就喝完了,说道:“反正你师父又不是很醉,还不如让我喝了嘞!”

  “嘿~你小子,越来越懒了,想喝醒酒汤,自己不会起来倒啊。”茅雪旺一把夺过袁仕楷手中的空茶杯说道。

  “略略略…”

  “对了,茅雪旺,今天在刘苗家里怎么没看到他的母亲呢?”灵阳弹了弹烟灰说道。

  “他母亲应该去世几年了。”鼎玄点燃烟袋锅吧嗒了几口,说道。

  “师父,怎么这么说?”灵阳问道。

  “看他房间的气色就能看出来,有暮气呢!如果家里有高堂母亲,不是这样凄冷的惨象。”鼎玄说道。

  “师爷爷你真厉害,这都能看出来。”茅雪旺说道:“苗苗兄弟的母亲确实去世了几年了。”

  “道长,你是怎么通过房间的气色就能判断出家里面高堂母亲已过世的?”茅雪旺、袁仕楷与陈越明俱是问鼎玄。

  “这个嘛,说来也简单,说难也难,你跟你的灵阳师父再学一段时间就会明白。”鼎玄磕了磕烟袋锅对茅雪旺笑道。

  “嗯,风水中有一个望气色,不过我一般只会寻龙望气,家居风水中的望气色还不是很精通呢,师父给我们讲一讲。”灵阳说道:“过过钢噻。”

  “嗨!其实说破了不值一提,我为什么判断他家中高堂母亲已过世了呢,因为刘苗与其父亲都是大老爷们,自是不怎么收拾屋子,一般有老母亲在的话,厨房灶台不会沾灰,家具上也不会有油污,男人嘛一般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还有就是他家阳台上只晾有男人衣服,没有女人的。”鼎玄笑了笑说道。

  “这么简单?”

  “对啊,要学会不动声色的观察。”鼎玄说道:“还有就是我看见他家神案下有刘苗母亲的遗像啊,上面有逝世时间。”www.njofun.com

  “好吧,我还以为说什么大道理呢!”陈越明笑了笑。

  “哈哈哈…”

  如此众人又闲聊几句,抽了几支烟,喝了几杯茶,酒劲已过,看时间也到睡觉时候了。

  鼎玄与陈越明各回各屋睡觉去了。袁仕楷还是与灵阳同寝一室。

  陈越明洗了澡回来倚床头,给老婆吴依萱打了视频电话,且是你侬我侬的聊了许久。

  这时陈楚菁哭兮兮的凑近来看了看陈越明,委屈巴巴的叫道:“爸爸…”

  “宝贝咋哭兮兮的?”

  “这死孩子又闯祸了呗!”吴依萱说道:“才被我打了一顿。”

  “咋了嘛,你又打我宝贝干嘛?”灵阳说道。

  “要是你可能打得更凶了。”吴依萱说道。

  “怎么了?”

  “他下午跟邻居孩子出去玩,你这小棉袄搞恶作剧弄人家一身屎,人邻居老头找我要说法呢!”

  “啊?啥情况?”

  原来下午些,陈楚菁与邻居小孩一起在公园玩,邻居小孩比陈楚菁小些,陈楚菁带着他天天玩都挺好的,今天下午也不知怎的,心血来潮,要恶作剧捉弄一下这个小弟。

  在公园没玩多久,陈楚菁突然屎意来袭,就跑到僻静处把公园里一小树压倒,踩在树梢上拉了泡屎,让邻居小弟躲远些,算好距离后,陈楚菁叫他停下,他突然跳起身,小树就把这泡屎弹到人家小弟脸上身上了。

  邻居小弟哭着跑回了家找爷爷,好在邻居老婆婆今天没在家,不然老太太怎么会忍心,必会大吵大闹喽。

  邻居老头给孙子换了衣服,洗了澡这才来找吴依萱麻烦,说明了原委,给吴依萱气得呀,一顿鸡毛掸子打得鸡飞狗跳。

  邻居老头都看不下去了,忙劝住了,这才作罢。

  晚上吴依萱越想越气,饭也不想给陈楚菁吃了,惩罚他。

  哭哭啼啼的陈楚菁又饿又怕,又不敢和妈妈顶嘴,这不死挨活挨,算时间差不多爸爸该打电话回来了,忙来装可怜,求同情,让爸爸开恩劝劝妈妈,宽恕自己呢!

  陈越明听完,也觉又气又好笑,只得板着脸训斥了陈楚菁一顿,对吴依萱说道:“还是给他弄点吃的吧,长身体的娃儿,别饿坏了。”

  “就是你给惯的!”吴依萱说道。

  “好了好了,你看咱的女儿他知道错了,别把他饿坏咯。”

  “……”

  “宝贝,快给妈妈说对不起。”陈越明说道。

  “妈妈…对不起…我错了。”陈楚菁抽泣道。

  “看,孩子知错了,快给他弄点吃的,早点睡吧,过几天我忙完就回来陪你们。”陈越明说道。m.njofun.com

  “你现在又在哪忙?”

  “广西。”

  “跑那边干嘛呀,找情人啊?”吴依萱说道。

  “找个屁呀,你看我这个样子能找得到情人嘛?”

  “哎哟,这可难说,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就喜欢你这种又老又丑的呢。”

  “滚犊子吧你。”陈越明笑道:“你不是就喜欢我这样又老又丑的?”

  “切,以前是眼瞎呗。”

  “哦,现在眼睛治好了?”陈越明白了一眼嗔道:“那也是我给你治好的。哼!”

  “好啦,我去煮面去了,侍候你这讨厌的小棉袄。”吴依萱说道。

  “哈哈哈…去吧。”

  二人互道了晚安,这才挂了电话。

  “阳阳,咱们今晚吃得有点饱哦。”袁仕楷对灵阳说道。

  “怎么了,你吃饱了没事干嘛?”灵阳笑道。

  “切,这么不解风情,我的意思是咱们要来点那啥吗?”

  “来啥呀?你小子一天天的脑壳里就是在想些不和谐的画面。”灵阳笑道:“还不快点去洗干净点?”

  “哟,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袁仕楷笑道:“要不咱们一起去洗?”

  “怎么?还要来个鸳鸯浴嘛?”

  “这应该是鸳鸯沐浴,哈哈...”袁仕楷笑着为灵阳宽衣...

  一夜无题,及至夜半,灵阳起身喝水,见袁仕楷半遮半掩,笑道:“哟,这身材,还可以嘛。。”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