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让蓉榆不禁惊呼一声,甚至连洛欢卿都难免惊讶,但……

  她看向湛月被毁了容的脸,眉心微皱,安静的继续听她叙述。

  “当年的我爱上了煌国的一名富商之子,在视外族为贱民的胡国,这是非常大的丑闻,所以玛莎利用这个丑闻夺了我的太女之位,并将我毁容驱赶出镜。”

  听到熟悉的名字,洛欢卿眉梢轻挑,再次感谢这个傻子,不仅给她送了个好太医,还加速了两国的对垒。

  若湛月是太女,或许胡国和煌国不至于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吧。

  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说,说不定湛月成为太女,胡国更加棘手也不一定。

  “我本以为自己会饿死街头,却没想到再次遇到了我的夫君。”

  湛月并未注意洛欢卿的表情,而是沉浸在自己的过去幸福生活之中。

  “他救下了我,并不嫌弃我毁掉的容貌,与我成婚,我也将自己的姓改为他的。”

  “而在我们的经营下,家族的产业蒸蒸日上,越来越好,甚至成为了皇商,而就在此时,过于富有的家产,引起了洛云溪父亲的注意。”

  “她为了让洛云溪日后能有实力夺位,便盯上了湛家的产业,威逼利诱,让我的夫君成为洛云溪的妾室,若是不从便杀了全家人。”

  又是强抢民男?

  洛欢卿唇角噙着冷笑,她父亲是这德行,她也是,强抢温瑜,上梁不正下梁歪!真够恶心人的的!!

  “夫君当时刚刚诞下湛云,所以身体虚弱,洛云溪趁机想要强行逼·迫,夫君不从,她便将他殴打致死。”

  “然后便找了个借口,将我们一家抄家问斩,而她也因此落了许多好处。”www.njofun.com

  “当年我本想报仇雪恨,但湛云年龄还小,无奈,我只能带着他先行逃离,待日后再回来复仇。”

  “可当年洛云溪的父亲,除了用武力和权势压制,并未吐露姓名,这也就导致我一直找不到凶手。”

  “而今日我终于知道洛云溪是害了我一下的罪魁祸首,所以肯请陛下,同意微臣去查洛亲王府火灾之事!”

  洛欢卿低垂着头,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最后缓缓抬起头看向湛月,“湛月,这件事你不用查了。”

  “陛下!”

  湛月眼睛猛地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洛欢卿,刚想要继续求情,就听到——

  “洛云溪,没死,这一切是她做出的假象,她本人已经跟着玛莎前往胡国了。”

  “什!”

  湛月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洛云溪和玛莎会混在一起。

  “朕告诉你这件事,是希望你能跟着朕参军。”

  洛欢卿顿了一下,看向蓉榆,吩咐道:“蓉榆,将胡国和洛云溪这些事情告诉湛月。”

  “是!”

  蓉榆领命,详细的讲述了事情经过。

  这一下把湛月说的雨里雾里,过了好久她才反应过来,“陛下,既然我是胡国人,您为什么要将这个信息告诉我?您不怕我……”

  “朕相信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直直戳进来湛月的心,她微微一顿,眼底泛起感激的泪光。

  “陛下……”湛月扑通跪地,“微臣,誓死效忠陛下!”

  洛欢卿望着湛月感激的表情,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快起来吧,朕……”

  “陛下!”

  湛月目光灼灼的望着洛欢卿,“微臣,愿随您同去边关!”

  这话可让洛欢卿有些惊着了,“你要跟朕一起去边关?”

  “是!”

  “朕这次攻打的可是胡国啊。”

  洛欢卿眉心微皱,略有些担忧,“你能对他们下手吗。”

  “能!”

  湛月没有一丝犹豫,“从被玛莎赶走的那一刻开始,微臣就已经不是胡国人了,所以请陛下放心,微臣绝不会有任何犹豫,不过……”

  她抿了抿唇,眼含希冀,“若是微臣立了战功,不知陛下能否能将洛云溪交给微臣处理。”

  “洛云溪?”

  洛欢卿望着湛月,略一想,感觉她去边关不说杀敌制胜,最少也能减轻一下治疗的负担。

  “行,朕允了,不需要战功,只能要抓到洛云溪,她便交给你处理。”

  “谢陛下!”瑞语文学网

  得到女帝的同意,湛月仿佛已经看到洛云溪的末路,她现在无比期待着去边关,将她俘虏的那一瞬间。

  洛欢卿看了眼湛月兴·奋的表情,视线望向窗外,想起黎渊的事情她还没给给回答,洛黎那面也还没去道别。

  “蓉榆,他们什么时候出发去边关。”

  “回陛下,于明日正午出发。”

  “明日……正午吗。”

  洛欢卿微微敛眸,片刻后,她看向湛月,“湛月,今日我给湛云放个假,你好好跟他告个别吧。”

  湛月微微一愣,想到自己儿子,她眼底不自觉泛起柔光,“谢陛下,微臣告退。”

  “嗯。”

  见她离开,洛欢卿看向蓉榆,“蓉榆,你就留在煌国吧。”

  “为什么?!”

  蓉榆无法接受,她跟了女帝小半辈子,而现在女帝要率兵亲征,这么危险重要的事情,她必须跟在身边!

  “陛下,我要跟您一起去!”

  “蓉榆,你是不是忘了虞羽。”

  洛欢卿知道蓉榆关心她,但她和虞羽才刚结婚不久,虽说小别胜新婚,但这可是一去三五年,虞羽一个人在煌国得有多担心她。

  “我……”

  蓉榆表情愣怔,心里有一瞬间的犹豫,但,“陛下,我还是要去,虞羽那面,我会跟他谁清楚的,我实在放心不下您。”

  “不行,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见蓉榆似乎还想反对,洛欢卿赶紧补充了一句,“洛黎,洛黎还需要你照顾,朕和阿渊都去边关,那这个皇宫就只剩下洛黎了,你替朕好好照顾她。”

  “陛下……”

  蓉榆没想到黎渊也会跟着去,不过这反而让她放下些心,毕竟只要黎渊在,女帝就肯定不会受伤。

  在加上皇宫里孤零零的小殿下……

  “我明白了,请陛下一定要平安归来!”

  “放心吧。”

  洛欢卿温柔的看着蓉榆,“朕一定会得胜归来的,不过,在这期间可不要娇惯洛黎,给朕好好锻炼她,知道吗。”

  “是。”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