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其它小说 > 珍灵 > 第260章 怪根来袭
  珍灵一直心心念念的载着真珍、七位长老、四十个弟子以及十只黑蚂蚁的大船在黑蚂蚁们不分日夜的辛勤探路下,前后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在洄海上航行后,终于有一天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笼罩着光看着就让人感觉透不过气来的好似非常厚重的、白茫茫的看不到对面的云雾。

  众人知道这是快要到达云霭国了,一时间大家除了高兴终于快要到达最终的目的地之外,都提高了警惕,大船很快地就行驶进入这云雾里,那十只黑蚂蚁们感到云雾里面的湿气重,但是丝毫不影响它们靠着真珍的血来寻找路,尤其越是靠近云霭国它们越是感觉到和真珍的血相似的气味越来越浓烈,这意味着他们越来越靠近跟真珍有血缘关系的人了。

  跟众人心里面充满了喜悦和提高警惕的心情不同,真珍越是靠近云霭国心里面是五味俱全,不过任由情绪放飞了一会之后,她就恢复了平静和冷静了,她知道神树在云霭国周围的海边已经形成了一道强有力的保护圈,如何不惊动神树顺利地进去云霭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自己这两年在船上跟着长老们和各位弟子们一起修炼法术进步很快,她也不忘同时修炼珍灵之前教过自己的灵力修炼方法,一心想着报仇不分日夜地刻苦修炼,她脚底的丹珞花已经有六朵了,预示着自己的灵力级别达到了第六级,但是她之前听珍灵说过神树不好对付,尤其是有这么多棵,虽然她是云霭国的前女王,但是如何培育种植神树她一无所知,如何控制和操纵神树她更是一头雾水,她对神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神树离不开黑土。

  在船上时真珍和长老以及各位弟子们也商量了很多次,长老和弟子们的主要任务虽然是来打探和寻找三皇子的下落,如果三皇子就是那人公子的话,以云霭国女王对三皇子的势在必得,他们最后肯定会和云霭女王站在对面的,何况真珍虽然没有承认和明说,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了她就是和云霭现女王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前女王,他们既然是一路跟着真珍过来云霭国,被云霭女王知道后肯定会把他们视为和真珍是一伙的,既然大家都同在一条船上了,他们帮助真珍也就是帮助自己,加上真珍对云霭国特别的熟悉,真珍已经对他们说等绕开神树进入云霭国境内的话,她会先带着大家去她们先人挖的地下室先安定下来,然后再从长计议,大家觉得这个提不错,毕竟刚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很难展开行动,何况这个地方还是一个充满了怪树奇花、诡秘多变的地方。m.njofun.com

  大船继续快速地在厚重的云雾里面行驶,以七位长老们高深的法术他们都无法看透这一片看似无边无际把整个天地间都包围了起来的浓雾,就更不用说真珍和弟子们了,还好探路的黑蚂蚁们靠的是它们的嗅觉而不是视觉寻找路,不然这艘船不知道会在这片白色浓雾里面游荡多久。

  真珍看着往前的浓雾心里面很是痛心疾首,她知道只要神树不除,笼罩着云霭国的浓雾只会越来越浓,最后就会变成名副其实的云霭之国,没有了太阳和月亮的照射,云霭国里面除了那些神树奇花之外,其他的植物甚至动物都会渐渐地消失灭亡,而除掉神树奇花的关键是在于要除掉那个怪物,不过怪物的邪术高强又深居在宫殿他们难以接触,反而神树几乎遍布了整个云霭国,他们可以先从神树入手。

  但是对于数量巨多的神树他们不能硬抗,只能以“巧”取胜,最好是从源头把它们的口粮给断了,这也是真珍这一路和长老他们商量讨论后的结果。

  现在靠近云霭国边境就要看到谈论已久的神树了,大家心里保持警惕的同时有暗自小激动的,毕竟这种树是传说中的神树,如今要亲眼目睹了;还有不少弟子们心里面不以为然,觉得不就是一棵树吗?有没有那么神奇和那么的有攻击力啊?

  真珍记得珍灵和玄焕之前说过,她们当初就是因为在雾中看不到任何的东西,等到她们乘坐的船撞到了树才停下来的,还好她们的船当时外面包裹了一层灵力罩,那些神树根们没有办法把她们缠绕起来抓住,但是那些树根们感觉到灵力的气息,用它们强有力又很多条的树根把灵力罩裹住,让灵力罩里面的船动弹不得,最后还是一个小男孩小谷的出现,那些神树根们才撤了;珍灵后来也撤掉了灵力罩,小古发现了船和船上的黑猫玄焕,就非常欢喜地把玄焕带回家,珍灵和她娘亲各自幻成玄焕颈上的饰物跟着一起离开了。

  珍灵还让真珍回到云霭国后可以去找猎户一家,小古就是猎户的儿子,当初她们离开的时候开仓放粮让猎户一家还有他们那个区的人去山上藏了起来,珍灵说当初还教了猎户一家一点基本的修炼方法,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女王抓到他们?

  真珍很感激珍灵为猎户一家以及那些区民开仓放粮以及为他们找到了藏身之地,她也决定有时间有机会就会去珍灵说的那个后山去找找看,不过现在她们面临的是要如何安全地全部进入云霭国。

  七个长老们都竭力地盯着眼前看,他们知道一旦进入这片云雾区就是离云霭国的境地不远了,为了避免大船撞上那些神树或者那些树根伸长过来把船拖走,他们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是及早地发现那些神树,然后把船停放在离神树比较远之处,让那十只黑蚂蚁在船上等着看守好船,等着他们找到人办好事情后就马上离开去往昉壤国;第二是如果整艘船被神树们发现并用树根缠绕住的话,他们就暂时弃船先上岸去办事,等到一切都搞掂以后再过来夺船、乘船离开;总之这艘船他们是一定不能放弃的,没有船哪怕是法术再高强在茫茫大海上御剑飞行或者腾云驾雾久了灵力耗损太大可能会一头扎到海里面,何况他们过来的人不少。

  大船不知道又行驶多了久,因为在白茫茫的雾中根本就看不到太阳月亮和星星,真珍她们没有办法判断时间,唯一能做的是把人分成继续轮流巡逻和注意聆听周围的动静,希望能够在发现神树的影子之前把船停下来。

  真珍自从大船穿梭在白雾里面之后就非常注意地看着周围了,虽然入眼所见都是白色一片,不过她没有放弃,她甚至想:“珍灵她们不是说我有透视眼吗?怎么我看不穿这些白雾啊?”

  真珍不知道,随着她修炼灵力的进步她的透视眼能够穿过外表看得到、也更看清楚各种事物的本质了,但是这些白雾是真实存在的,任她怎么看所见的已经是白雾的本质了,她不能透过白雾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是因为她的灵力级别还不够高,不要说她,就连七位长老们想透过白雾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被白雾包裹和掩盖着都不容易。

  这个时候长老们感觉到有无数细微的声响从水底和半空中向大船袭击了过来!长老们连忙大声地说:“大家注意,敌人来袭!”

  真珍和弟子们都赶紧拔剑或者掌中蓄力准备迎敌,十只黑蚂蚁都停止了探路警惕地看着四周。

  在白茫茫的雾中,无数蟒蛇大小粗细的树根们闻到了自己最不喜欢和受不了的灵力气息后马上周围的那几棵神树的树根就发起了进攻,企图驱赶和捉拿

  入侵者!

  由于大雾的遮掩,长老们虽然比弟子们要一步看到那些长着一只眼的面目丑陋的神树根底端,他们急忙开口让弟子们注意的同时,那些树根已经无声又飞快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树根们刚从水里面钻出来,长满疙瘩或者在水里面待的时间久了,已经覆盖了一层青苔的树根表面的水还滴洒着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开满口的尖锐的牙齿咬向它们遇到的人。

  树根的进攻虽然快速和无声且在白雾中也很难被发现,但是这一船早就蓄势待发的弟子们经过了两年左右的航行和修炼、面对强敌不但不退缩反而有几分兴奋和雀雀欲试,突然从半空中冒出来丑陋树根头虽然吓了他们一跳,但是很快他们就挥剑或者是用蓄力的手掌狠狠地砍像这些蛇头一样的树根头。

  很多大意的树根头被干脆利落地斩下来后,像死不瞑目的毒蛇被斩断了头一样还在甲板上跳动蠕动,黑色的像血一样的液体从断口处流了出来,众人之前都被告知尽量不要被那些黑色的液体溅到或者是碰到,所以一时间大家都跳到了半空把斩断的树根直接踢得远一点。

  七位长老在切韭菜地对付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长着一只眼睛满口利牙的树根们时很快发现,它们流出来的黑色汁液遇到到厚重的白雾居然开始融合在一起,很快那个地方不但黑色汁液不见了就连浓雾也消失了,留下了一块清晰可见的空间,就好似一块沾满了厚厚灰尘的桌面上被擦干净了一小块!

  长老们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没有看清楚,待在白雾里面时间久了看花眼了,谁知道随着四周越来越多一小块一小块干净空间的出现,他们简直狂喜,对弟子们说:“那些树根的黑血可以融掉这些白雾,大家尽量多斩多砍,最好能让这一大片的浓雾都被融化掉!”

  听了长老们的话,各位弟子们斩树根就更欢快和迅速了,虽然好似有源源不断的树根从海底冒了出来向他们袭击过来,但是弟子们也发现自己周围的白雾在被自己斩断的树根流出的黑血的融合融化后,自己就能看清楚那小块地方了,而不再只是白蒙蒙的一片,他们心里大喜,恨不得把所有的树根和神树都斩断,好让它们流出来的黑色汁液把所有的白雾融合融化消除掉!

瑞语文学网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