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刻的明白,此刻不是犹豫的时候,越是犹豫,就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凤倾颜立马离开院子,朝着其他地方出发。

  这场紧张危急的战争,一直持续到凌晨。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魔物全部消失了。

  一张张担架上抬着的,是昨晚上死去的百姓。

  宽大的袖子下,是一双紧握的拳头。

  还是……不行吗?

  凤倾颜有些怀疑自己,她做的决定,是不是没有作用。

  死亡的百姓,甚至比第一天晚上的还多。

  安置院里,来自亲人的哭泣和哀鸣,如海水般涌进凤倾颜耳朵。

  “阿颜…”

  江画如的手搭在凤倾颜的肩膀上,她的声音很轻带着担忧。

  凤倾颜身上散发的悲戚,她能感受的到。

  那是对死亡的无助,还有悲悯。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若是昨天没有你的决定,那死去的人会更多!”

  江画如劝解着凤倾颜,想让她看开一些。

  凤倾颜明白她的话,也知道,她做的决定没错。

  但是看到这么多死者的时候,她还是觉得生命太过藐小。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一瞬间,或者下一秒,就没了声息。

  房间里,亲人趴在家人的尸体前,哭的撕心裂肺,接受不了亲人的死亡。

  这些画面充斥在凤倾颜的眼中,她神经里的紧绷的弦骤然断裂。

  周秦川揉着酸痛的肩膀回到院子,就看到凤倾颜矗立在院中。

  “呦,咱们的救世主回来啦?”

  “昨天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布防没有问题吗?现在还不是死了这么多人?”

  周秦川的冷嘲热讽,凤倾颜一句都没听到。

  她此时神色恍惚,眉宇间尽是哀愁。

  “周秦川,你少说两句!”

  凤倾颜不希望她跟周秦川起冲突,她只能恶狠狠的警告着周秦川。www.njofun.com

  “呵,你对我发什么火,我说的不对吗?”

  “确实还是死了这么多人啊!”

  周秦川根本不在意死多少人,但她就是想那这些死者,来压迫凤倾颜。

  凤倾颜喜欢当救世主,那她偏不让凤倾颜如意。

  “你不说风凉话会死吗?”

  “当然…会呢!”周秦川假笑着朝江画如说道。

  凤倾颜紧闭上双眼,这不过才第二个晚上,死亡人数已经将近百人了。

  那第三天,第四天……

  照这样下去,这座镇子上还有多少人可活?

  从屋子里传来的血腥味,刺激着凤倾颜的鼻腔,凤倾颜转身跑出了院子。

  停在院子外的大树下,凤倾颜有些作呕。

  “阿颜…”江画如轻轻给凤倾颜顺着气,想说什么,还是化为了一声喟叹。

  凤倾颜已经很努力的在挽救了,她既然出了任务,也会认真完成。

  但是生死难料,她终归只有一个人,也不是大罗神仙。

  百姓的死亡是无可避免的。

  见她将所有的过错揽在身上,一时间没办法走出来,江画如也不知如何劝解。

  “别劝她,等她进入死胡同,把自己关死,她就会变成我们的同类了,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心魔绕道江画如身边,小声的在她耳边低语。

  凤倾颜脑海里装的东西太多了,也太乱了,竟没有发现心魔跑出来了。

  而凤倾颜失去一部分的思考能力,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这也有它的大部分功劳。

  心魔只是绕着江画如转了一圈,也没期待着江画如能够回答。

  毕竟它只是凤倾颜的心魔,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忽地,那柔软、轻盈的雪花,纷纷扬扬洒落。

  一片如银般的雪花,从凤倾颜面前飘落。

  “下雪了?”

  这秋还未结束,冬日竟随着雪花降临。

  仰望天空,定睛看着那洋洋洒洒。

  沁凉的空气吸入鼻腔,竟让她的意识逐渐清醒。

  一缕反射的光芒,让凤倾颜眯住了眼睛。

  凤眸划开一条细缝,余光瞥见反光的是江画如腰间的玉佩。

  是她给江画如驱魔辟邪的玉佩。

  骤然,她眸光一闪,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她这些天有些焦躁了,竟然忘了还有这种办法。

  江画如正看着雪景,听到传到耳畔的脚步声,转身就见凤倾颜朝着小镇外走。

  “阿颜,你去哪?”

  江画如进跟上凤倾颜的步伐,可是她自始至终都没说开口。

  走到小镇外,凤倾颜拔出匕首,开始挖坑埋灵石。

  江画如跟着看了几眼,便明白凤倾颜要做什么。

  “我来帮你…”

  江画如蹲下,握住了凤倾颜拿着匕首的素指,眼神里是不容拒绝。

  凤倾颜犹豫了一秒,取出一袋灵石来。

  “每隔五米,放置一块灵石,要将小镇全部包裹在灵石阵中。”

  “明白!”

  江画如接下灵石,与凤倾颜反方向填埋。

  放置灵石不是最难的事情,难的是埋完灵石后的起阵。

  当凤倾颜与江画如再次相遇的时候,也代表着灵石已经围了小镇一周。

  “真的要用阵法吗?”

  江画如拦住凤倾颜准备捏诀的动作,眼中是不赞同。

  炼阵师虽说是炼阵,但是靠的还是法诀和阵眼。

  依靠自身释放的灵力加注,来完成一座阵法。

  若是一座院子,只加注一层阵法,炼阵师体内的灵力是完全足够的。

  但是要完成小镇这么多大面积的阵法,低阶修士是完全支撑不住的。

  甚至需要消耗修士的修为,来换取灵力的补充。

  “只有这个办法,才有可能护住镇上的百姓。”

  凤倾颜说得铿锵有力,眼中带着决绝。

  一个千人的小镇,已经再经不起死亡了。

  江画如慢慢松开凤倾颜的双手,走到一旁背对着她。

  算是同意了她的做法。

  凤倾颜席地而坐,双手飞速的捏动法诀。

  一道道由灵力凝聚成的符文,四散飞去,打入地下掩埋的灵石上。

  这一步还不算最难的。瑞语文学网

  接下来,她需要用精神力和灵力控制符文之间产生连接。

  她体内的灵力,如同细丝,从身体里传出来,飘向小镇的边缘。

  而凤倾颜的脸色,随着灵气的流失,愈发的惨白。

  这期间,她的手不能停止捏诀,不然之前的所做的一切,将功亏一篑。

  灵力的流逝,让凤倾颜的筋脉有些发痛。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