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三岁半:小奶团她又萌又飒 > 第175章 对我来说,她是唯一重要的存在
  男人接住软软倒在自己怀中的小姑娘,眸中冰冷的寒意缓缓退去。

  修长指尖轻抚过小姑娘紧蹙的眉头,长叹一口气,温声开口,“徒儿,为师不会让你有事的。”

  男人将小姑娘轻轻放在床榻上,为她整理好衣衫,再将那只掉在地上的雪貂捡了起来,放在小姑娘的脚边,这才为她盖好被子。

  男人整个过程小心翼翼,如同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般。

  晕倒在一边的少年沉叶很快便醒了过来。

  一见屋内的男人,登时吓得魂不附体。

  赤着上身的少年满脸恐慌的跪趴在地上,颤声开口,“沉叶见过掌门……”

  男人缓缓转身,目光落在少年身上时,只剩蚀骨的寒意。

  “可还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男人冰冷的声音仿佛剔骨的寒刀,刮得少年心底发憷,整个人都仿佛被一张死亡的大网笼罩着,浑身抖若筛糠。

  他瞬间便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求活般急急开口为自己辩解,“师父,沉叶什么都没有做!是大师姐她主动……”

  啪!

  一个隔空的巴掌打断了少年的话。

  男人冰寒的嗓音带着致命的危险,“萱儿从来不会容许门内弟子进入自己的卧房,你是怎么进来的,需要我重复?”

  少年猛然怔住,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男人,“掌门你怎么知道的?”

  他来找大师姐之前明明故意去找过掌门,掌门不是在后山闭关吗?

  男人没有再接话,挥手打出一道金色光影的环箍住少年的脖颈。

  随着他白皙修长的大手一点点收紧,少年脖颈上的金光环也在一点点收紧。

  少年顿感窒息,双手扣住金光环拼命的想拉下来,一双充血的眼睛因恐惧瞪得几乎爆出眼眶。

  “掌门……你……你不能滥杀……无辜……”

  男人冷邃的眸子越发的深谙。

  “你无辜吗?”

  “如果你未曾跨过那扇院门,我且能当你无辜。”

  “若是你不曾推开萱儿的房门,我亦能当你是无辜……萱儿还不到十三岁,你就敢动那般肮脏的心思,本就该死!”

  似乎知道自己活不了,少年发狂般大吼,“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成,你却要狠心置我于死地!”

  男人闭上眼,修长手指用力一收,紧握成拳。

  少年满面的狰狞猝然僵住,身子一软,栽倒在地上。

  男人看着地上已经了无生息的少年,神色归于漠然。

  脑中再次响起小姑娘说的那句话——“长生叔叔你大概不知道,对我来说,你是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存在啦~”

  小姑娘大概不知道,她说那句话时认真的模样,早就深深的印刻进了他的心底。

  良久之后,他幽幽开口,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少年的话,“她对我来说,是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存在……也是唯一重要的存在!”

  所以,他会抹去她身边存在的一切危险因素,哪怕从此双手染满鲜血……

  ---

  梦里畅游山河的小安佑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m.njofun.com

  不过经过梦境里畅游,醒来的小姑娘确实感觉身心都舒畅了许多。

  “呃,我的睡姿怎么这么奇怪?”

  刚想起身,小姑娘就发现自己正摆着诡异的挑衅姿势,此处不配一句“你过来呀”的台词,似乎都有些说不过去。

  而她挑衅的对象,显然就是抓着她碎裂裙摆、一脸懵逼的糯米球。

  “佑佑……本宝宝睡觉向来都很安静,这次怎么会扯坏你的裙摆了?”

  小姑娘更是茫然。

  “可能……大概是我们在梦里玩得太嗨了叭!”

  嗯,这是唯一的可能了!

  小姑娘换衣服时,发现脖子上的蝴蝶印记变成了红色,急忙跑去询问自家师父。

  风长生面不改色的告诉她是正常的现象,小姑娘便也不再纠结。

  自从梦里畅游山川醒来后,小姑娘惊异的发现,她家师父忽然就勤快了起来。

  经常来帮她解答门内弟子的问题。

  过往规定的一月一次考核,也变成了两个月一次。

  时光如梭,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第五个年头。

  十四岁的小姑娘已经长成了惊艳红尘的妙人儿。

  绝色的容颜配上那醉人心神的小酒窝,令无数门内年轻弟子心神大乱。

  偏偏他们的大师姐(大师叔)一副与情爱绝缘的模样,无论他们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得到的始终只有一句话——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门内的弟子们自知无望,渐渐的便也歇了心思。

  倒是还有新入门的头铁弟子在坚持着。

  弟子甲来到少女佑面前,羞怯的询问道:“萱儿师叔喜欢什么花,师侄一会儿正好要出去,可以顺道替你摘回来。”

  少女佑报以和善的笑容,“稍等。”

  而后笔墨一挥,画出来三种花的形状交给弟子甲,“辛苦你了。”

  等到弟子甲满心欢喜的把一大束花带回来时,面对的就是掌门那张冷冰冰的脸。

  弟子甲连忙行礼,“弟子见过掌门师叔!”

  冰坨子一样的男人冷冷的嗯了一声,然后向着弟子甲伸出了骨节分明的大手。

  弟子甲还未反应过来,花就已经到了男人手中。

  看着掌门清冷的背影,弟子甲敢怒不敢言。

  只得沮丧的去跟萱儿师叔告罪。

  “萱儿师叔,是弟子失误,你喜欢的花儿被掌门师叔截去了……”

  少女佑唇角扬起一抹清浅的弧度,轻软甜糯的嗓音响起,

  “没关系啊,那花名为木槿,本来就是让你摘来给掌门的,那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哦~”

  弟子甲:“……”

  心碎了一地。

  我翻山越岭冒险为你摘来的花,竟然成了别人盘中的菜,简直就是把人的心踩在地上摩擦啊!

  从此以后,弟子甲也歇了献殷勤的心思。

  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总是阴差阳错的遭到掌门的破坏。

  他想,大概是掌门太希望他能成才了吧……

www.njofun.com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