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战婿归来 > 第八十四章 打造第一家族
  聂枭缓缓说道:“你知道天上的月亮为什么这么圆吗?因为是我太无能了,没有办法把他变成一颗爱心送给你。”

  徐优正在擦拭自己的断刀,听到这话,猛然间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男人。

  聂枭这家伙更是误判了形式,以为这女人对自己肯定有点意思,于是乎,便准备靠近一点,争取今天晚上把最重要的事给办了。

  可越是靠近心中,越是紧张,下一刻,一把断刀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直接贴在脸上。

  “你大晚上的说什么屁话呢?”瑞语文学网

  聂枭抑郁了,真的抑郁了。

  这个女人为什么如此钢铁?为何如此的不懂风情?

  “没事儿,我在扯淡呢。”

  气呼呼的说了一句,却直接把这女人逗笑了,不得不说,徐优这样的女孩就是笑起来最好看,两个眼睛笑出来,就像弯弯的月亮一样,尤其是配上两个小酒窝,这绝对是邻家美少女的感觉。

  “小优你真好看。”

  徐优撇了撇嘴说道:“还用你废话呀,我可是赤焰军的颜值担当。”

  “这话说的,真不要脸。”

  聂枭说完这句,当时就明白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看着徐优能杀人的眼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抱住这些小姑娘。

  “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死定了,你要动手的话也得让我说完话,我喜欢你,倍儿喜欢你,贼喜欢你,嗷嗷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徐优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没谈过恋爱,更是愣在了原地,一把断刀直接滑落下来,不想直接穿透了自家大帅的宝马车。

  两人顾不上此时的气氛,太暧昧了,主要是烘托到这个程度了。

  徐优想要不同意,那也是不可能的,主要是太煽情了。

  聂枭以为对方不同意,锤头大的脑坐在一旁。

  “看你那个傻瓜样子,我同意了,但是你要对我好一点。”

  聂枭突然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真的同意了,自己连忙再一次把对方抱在了怀里,越抱越紧。

  两人没有注意天上的月亮已经变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这个晚上的所有人的心弦,都已经被撩动了。

  但除了远在上京的贺氏家族。

  贺氏家族的家主贺东来,看着女儿和自己孙子的尸体,气的满头的白发都乱掉了。

  “给我查拿出十亿二十亿一百个亿去给我查,是谁敢跟我贺家人过不去?给老子找出来,老子要灭了他全家。”

  贺东来歇斯底里的吼着,任何人都不敢出声,眼前的这个老头子,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

  可现在看来,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和威严,更多的是一种崩溃,还有无尽的黯然一代枭雄?没落之时,恐怕莫过如此。

  但是,贺东来还配不上一代枭雄这个词。

  贺朝的父亲贺英工站了出来说道:“爸,这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就是那个汉中新上任的大帅干的。这个混蛋竟然直接动了妹妹的公司,放出风来贺家的产业,不能再伸手进入汉中。而且这个混蛋还把咱们贺家的产业在汉中部分全部都给取缔了,充当了军费。”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此时的贺家人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权势滔天。

  跟人家斗根本没有那个资本。

  贺东来将茶杯摔在地上,恶狠狠的说道:“老子拿出100亿能不能弄死他?”

  家族里的其他人一听说要拿出100亿就要弄死对方,这件事太离谱了。

  主要是贺飞跃还有贺朝这俩人简直死有余辜。平时在家里就已经横着走了,而且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长辈们说话也不听。

  如今,这也算是自食其果,所以没有什么必要再给对方报仇什么的,如果这老家主不听的话,那自己就要抱团想办法让老家主放弃报仇的想法。

  100亿给自己当做遗产,不香吗?

  贺家众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更是打得啪啪作响。

  贺东来脸色越来越难看,毕竟自家的女儿和孙子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自己做了缩头乌龟,那将永无出头之日。www.njofun.com

  二儿子和小儿子都站了出来,说道:“爸,汉南大帅权势滔天,咱们家根本斗不过,而且这家伙有点本事,皇室调查局的人都被调动了,所以我觉得咱家不能和对方硬碰硬。”

  “爸二哥说的是。如今咱们家也算是名门和皇室之间闹起来,这一点肯定不好,到时候万一被督办了,那就麻烦了。”

  这俩人更是厉害,直接把所有的事情进行升级,你但凡要和对方过不去,那就是跟皇室过不去,跟皇室过不去,那自然就是跟我们过不去。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点遗产的问题。

  这老头子也是个厉害人物,又怎么可能听不懂儿子话里的意思?

  只是现如今看来,这一切完全没有那么容易,更没有那么简单,看着两个儿子贺东来摇了摇头。

  “罢啦罢啦,我老了,有的事情的确是不太适合处理了,都出去吧,我要陪陪我的女儿和我的孙儿。”

  所有人直接退了出去,下一刻已经听到了对方凄厉哭喊声音。

  声音之中,带着无限的悲痛和无望,更多的是凌厉和凶狠,犹如一只鹰隼一般,正在凝视着深渊,却无惧深渊的凝视。

  可对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跳梁小丑,却把自己当成了主角。

  这种人是最可悲的。

  第二天早上,傅天杰看着自己的宝马车已经被震惊到了。

  主要是自家的宝马车啥时候出了个大窟窿,而且从车顶直接干穿到车底下。

  苏凝雪看着车的样子说道:“我先开家里的大众,不行的话先报保险,你那没钱跟我说,我给你转账,我现在来不及了,我得赶紧去公司。”

  听到妻子这么说,傅天杰猛地转过身,妻子每天都是这样忙忙碌碌的,但是赚的钱实在是有数。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