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流不尽的血 > 第六章 顶上战争 (2)
  我们趁着大好的机会开始向上爬,这个过程比我想象中的要吃力一些,双手得紧紧的抱着,两腿还要和管道缠绕在一起,以便找好角度发力。仓库里面的交战仍然很激烈。

  马上就要到顶了,日军还是没有发现我们,虽然在不同的4个方向但是我们勉强能看到各自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个日本兵鬼使神差的走向我对面那个排风管道处,他应该是被熏的受不了,过去透透气去,正当这个日本兵惊讶有人快爬到房顶时,一排的那个兄弟趁这个日本兵还没有喊出声来突然就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随后他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将那个日本兵带了下去,两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不死也丢半条命,对面排风口少一个人,下面那个马上就补了上来,同时我们也拉响了手留弹,几颗扔了过去,顶上的日军全被干掉。www.njofun.com

  我们很快控制住了顶上,后面的兄弟也赶了上来,这伙日军很快成了笼中鸟,被我们立体式的攻击消灭带劲,有几个跳了河也被我们给扫了。

  战后,连长过来只夸了我几句便又走了,留下我们打扫战场。这场顶上战争弄了我一身汗,我摘下钢盔蹲在地上,排长走过来点了跟烟递给了我“行啊,小伙可以,没想到你还挺有魄力的,这次战斗很给我们排长脸”

  “没啥,都是弟兄们舍命陪我,咳咳...咳”第一次吸烟的我还是很难适应。排长正要打火柴给自己点烟看见我这狼狈样笑了笑。

  一排那个小土地公抱着日本兵摔下去后身体多处骨折,八成是要瘫痪,我看到他要被担架抬走赶忙拎着钢盔过去握住他的手说“兄弟好样的,要不是你,这仗没法这么拿下来,好好养伤,等打完仗我肯定去看你”瑞语文学网

  他暂时无法说话,疼痛扭曲的面庞我再也不忍直视,然后我将烟放在了他的嘴上,以便让他缓解疼痛,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担架随后远去。

  望着逐渐消失的担架,我的心里忍不住赞叹“真他吗好样的”

  王禹一也紧跟着过来和我描述了一下伤亡情况,全连135人伤亡快过半了,我们排还能战斗的还有22个人。

  战斗结束我们集结向大部队靠拢,这个街市都是纵队的士兵。其中还有一些暂时停放的伤兵。

  走着走着,来围观的老百姓就多了起来,他们只是看着我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到一位时髦的女郎喊了一句“好样的男儿们!狠狠的揍那帮日本人,给咱们中国人出口恶气,不能总让他们欺负”其他老百姓也随声附和,听到百姓们的称赞我的心里顿时骄傲了起来,血没有白流,他们看到了。

  伴随着人们的欢呼声我瞟了一眼王禹一,好家伙头一次看见他走的那么笔直,看来他也深受鼓舞。

  自打来到上海以来,我们在和日军的交手中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看来将日本人打出上海,收回华北地区的失地指日可待了。我已经开始幻想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了,当然这只是我以为。

  傍晚的夜空中有星星的点缀,但是枪炮声依然不绝于耳,我们在一步步缠食。日本人在不断退却。这个夜晚看来我们能睡个好觉了,王禹一抱着一团干草回来铺在地上,我将他的毯子抢了过来。

  “方岑,你大爷!拿我毯子干什么”

  “王大少爷,不是有干草铺了么,那毯子就多余了,你发扬法扬风格,给战斗英雄使使”我得意的说到。

  “得,算你狠,小爷我怎么睡不是睡啊”说着王禹一趟在了刚铺好的草堆上,背对着我。我拿着毯子冲着二旦说“二旦,用不用毯子垫在你那条伤腿下面”

  二旦回答“不用,谢谢岑哥了,这毯子还是还给王副排长吧,我这有东西垫着”

  “那好吧”说着我又将毯子扔到了王禹一的脑袋上。只听见毯子下面隐隐传出一句“方岑小儿真孝顺,还知道给他爹我盖被子”

  “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引起全排大笑。

  排长抽完了一颗烟,然后抱着膀子倚靠在门口处睡了。外面有几个哨兵在巡逻。

  “明天应该就会把日本人反推回海里了吧”我在睡前隐隐的寻思着……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