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流不尽的血 > 第十五章 沦陷
  我没有再回答程老伯的疑问,站在院子里望着近处的田野人家,远处的山涧森林,静听着流水潺潺,我是以一个活人的状态下去感知,去享受着这宁静,但这一段时间里阵亡的弟兄们没有机会去体会到这些了,经过战争的洗刷原本正常生活中不经意间的东西现在我都倍感珍惜,别看程老伯也是几十岁的人了,但是这一点他也许都不如我。

  傍晚鱼香味充斥着整个院子,小狗阿黄正用它那随时要掉出来的眼睛盯着正在吃饭的我们,它蓄势待发状就好像随时要接到我们掉在地上的鱼肉饭菜。

  程老伯的胃口很好涕了秃噜喝了好几碗鱼汤,小十一则还是保持着女孩子特有的那种矜持,如果我不在也许她能更随意一些吧。m.njofun.com

  “小方啊,你这养伤期间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但是身体还得补一补,思来想去我就只好炖几条草鱼了,既能补气养血又不油腻,尤其是这汤啊,是真鲜啊,你多尝尝”程老伯说道。

  好家伙,还让我多尝尝,这半盆鱼汤都让您老人家造了,您老爷子胃口真强。但是一想到这一段时间我得一直在这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住在人家,就觉得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一摸腰间猛然想起在裤裆里的内兜我还藏了2银元呢,我说怎么一走路就赶紧裤裆里面有东西呢,我差点把这给忘了。

  于是我说“谢谢程老伯还有啊小十一对我的照顾,真的很感谢,对了我这还有2块银元就当是这段时间段花费了,总不能白在您家养伤,您说不是”www.njofun.com

  “好嘞,小十一你收下”

  唉,没想到这爷孙俩一点都没跟我客气啊,也难怪这个年头老百姓日子不好过,有多少人连饭都吃不饱,在上海原以为人人都那么富,但是那只是表面的,码头的挑夫,拉黄包车,十里洋场只是属于那些老爷们的辉煌,穷人还是特别多。还有租界,唉……

  晚饭过后,程老爷子去别家串门了,说是谁家孩子病了他过去瞅瞅去,我坐在院子里逗阿黄玩。

  小十一搬来个小板凳坐在我旁边在拾弄一些药材,她专注的神情使我忘记了还在跟我互动的阿黄,直到阿黄的牙齿划了我手指一下我才反应过来。

  小十一一边做事一边对我说“方大哥,你伤好了有什么那算吗”

  这难道是想撵我走?我有那么讨厌吗?

  “啊,有,继续北上找部队去”

  “哦,那你离开这么长时间,他们也不来找你啊”

  “唉,仗打起来乱着呢,他们估计早以为我死了,能把活人统一起来就不错了。再说了,我一直在打阻击也算是够意思了,回去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说道这里我的心还是有点虚,长时间未归队会不会处罚我,我心里也没个底啊,但在女孩面前不能虚得把面子撑住。

  “啊,那就好,你说的这个阻击是什么意思啊”这小姑娘话也不少嘛,行,多说点话好。

  我回答道“阻击就是,大部队撤的时候为了防止敌人缠上你,留下一部分人来吸引追击的敌人,给大部队撤离争取时间”

  “那你还蛮厉害的,阻击难么”

  “难,和我一块打阻击的基本都死了”

  唉这些问题都太沉重了,我也问问十一几个问题转移一下话题。

  “十一,你今年多大啊,你一直和程老伯在这吗”

  “我今年十六了,之前基本在附近的城里和现在这个村庄,两边跑,就是最近上海这边打仗,弄得人心惶惶的,我爹就让我一直和爷爷在乡下”

  “哦,是这样,兵荒马乱的,确实在乡下更安全,唉对了那你上学呢吗?”

  “10岁以前上过几年,之后就一直在家了,有空就读读二十四史,论语什么的,对我来说能识字就不错了”

  小十一这样的资质不读书真有些可惜了,二十四史我都没有读完。唉,国家凌弱,能活下去就不错了,读书有时真是一种奢望。

  就这样我们两个逐渐熟识了,但是我始终没有突破思想的红线,我不能龌龊。

  第二天程老伯带着十一回了趟城里(此城非上海,而是邻近的一个小县城),从十一父亲那里抓回了些药材。

  回来的时候程老伯拿着份报纸还没等进院子里就说“方啊,上海沦陷了!”

  上海沦陷,对我来说还是有点意外的,我原以为军事上的失力没有这么大影响。上面肯定会通过谈判以及欧美各国的周旋来保存上海,起码能有一半的所有权吧,但没想到日本人这次真的是来势汹汹,毕竟人家好几个野战师团不能白来啊。

  想到这里我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接过程老伯手中的报纸。上面写着国民正府发表告全体上海同胞书声明: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

  “最后结果是这个样子,还是我们的无能啊,程老伯”

  “唉,这大好的河山就这么落到小贵子手里,十一他爹告诉我们这几天就不要再去城里了,日本人已经快来了,听他说有的村子都被他们祸害了,全村上下没有几个活口”程老伯惋惜的说道。

  之后我和程老伯坐在我们在院子里吃饭的饭桌,程老伯还在那里看着报纸,我给他倒了杯茶说“日本人真是挨千刀的,我一直认为两个国家交战,即使是你们侵略我们,那也应该是官方和军方的范畴,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退一万步用最无耻的观点来说如果是因为交战状态下被误杀的平民可以用战争的不可控性来解释,但村里里的村民他们手无寸铁,也没有武器,没有主动攻击日方,为什么也要被杀呢,狗屁的五十道精神”

  见我这么激动,程老伯放下报纸说“洋贵子就是洋贵子,前清的时候,他们不也是祸害老百姓吗,唉~”

  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吾辈有责啊……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