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流不尽的血 > 第二十四章 再一次行军
  又一次行走在向南的路线中,让我想起了去年向淞沪地区的那次行军,但现在我正处在东部平原之上,心里也不会再想着会不会有心爱的姑娘,没错,我们又将再一次向日军出击。

  军队一步一个脚印的行进着,人也一个跟着一个。过完年没多长时间,我们师就又接到了新的命令。为了连接华北与华中地区,以及打通津浦铁路,日军占领南京后又开始了对我国领土侵略,毕竟强盗不会轻易收回自己的屠刀。铁路线被打通,那日军继续进犯将会方便很多,更不会担心战线是否会拉的太长补给跟不上。因此必须拦住他们,这回这仗必须打

  我们师是到蚌埠以南的田家庵一线阻击北上的日军。此时的我担任了班长一职,我的部下除了李舟亢和张鹏外还有新补充的五名新兵,全师又一次做出了兵源补充,其中一部分还是有一些战斗经验的,全师的兵力达8000多人。接下来的战斗也将是我第一次指挥一个班作战,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小期待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现在是反过来先平天下,参军的初衷就是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梦想,虽然现在是手下7个人但对我来说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李舟亢扛着新分配的捷克式轻机枪走在我的前面,他一边嘴里吊着烟一边和新兵吹嘘着战场上的事,舟亢兄的烟圈和说话时的飞沫搭配处一段交响乐绝对是一出行为艺术。李舟亢绝对有着能把死人说活了的本事。

  到了将要作战的地方,首先是修建工事,经历了2天的劳动总算完工,长时间没有军事训练以及体力劳动让我的臂膀酸痛,人啊还真不能总是待着。李舟亢躺在挖好的战壕里说“唉,总算是完事了,这两天可是累死老子了,这年刚完事就又被拉上前线了,这是非得逼我为国捐躯啊”www.njofun.com

  “那正好,我们的耳朵可以清净不少”张鹏这句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可谓是杀人也诛心。

  李舟亢一听就急了“你个闷骚葫芦,老子这是健谈噻,不是跟你吹,就我这口才就在这城里说个书,那妥妥得吸引半个城的人来听,就在那最好的酒楼,三四层高那种,光伙计就得还几十人。进去听书的人得里三层外三层,你要是去晚了,给钱都进不去的那种”

  “好家伙,那你在这绝对是屈才了。唉,亢哥那你咋不好好说书跑去参军干啥,你要是继续说书那现在以你的实力,你那孩子不得生了一炕了”我在旁边扇风点火的说,张鹏倒是不以为意,几个新兵也悄悄的看着我们几个互相打趣偷着乐。瑞语文学网

  “唉,还是方岑说话我乐意听,不愧是上过军校的,说话就是有水平,老实说当时穷的跟个要饭的似的,哪有傻娃子听个乞丐在那白话,老子这是舍身报国出来打小贵子的,境界高咋的”李舟亢得意的看着张鹏,后者白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谁境界这么高啊,我来看看”听声辩人,原来是排长崔祥过来巡查,我回头一看这崔祥的身形弄得笔直,搭配上鲜艳的新军装着实给我吓了一跳怎么没几天就这么大改观,不过比他身影更显眼的是他挂着的驳壳枪。李舟亢赶忙过来递烟,崔祥倒也没客气。他下到战壕里东瞅瞅西瞧瞧,用脚使劲蹬战壕。然后扑了扑手里的沙土说“还行,就是壕沟不太深”

  我赶忙回道“唉,这天气还没转暖,地下这土确实有些难挖,那几个新来的小兄弟手都磨破好几个了,排长”

  “也是,当年我们在东北也那样,那大冷天尿泼尿都得马上结冰,那土你一铁锹下去也不好挖就跟挠痒痒似的,我们只能用雪堆,你还别说这雪给它拍实成了也挺好使,唉,只不过这边的雪太小”

  “那是自然,唉崔排长有没有消息这伙贵子什么来头”

  “去连部开会,说是叫一个佐什么支队的,还好不是一整个主力师团”崔祥说。

  “那这回咱们这压力能小一点”

  “谁说不是呢,唉对了你们班武器弹药啥的缺不缺,这阵补充可不少,过这村没这店了可”崔祥说道。

  “倒是没有啥缺的,这捷克式轻机枪我这亢哥都快当成媳妇了,睡觉都搂着”说完我给了远处亢哥一个眼神,他听不到我们说啥就挥手示意,那意思就好像我们刚才说的什么他都知道并表示肯定一样,十分滑稽。

  看着李舟亢腰间的手留弹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对了排长,那再给我来一箱手留弹吧,看来这徐老爷子是有实力啊,我这不能让人说是贪得无厌吧”

  “嗨,哪那么多想法,徐老爷子这是又送衣又送枪的这也不是让咱们打贵子嘛,再说了这支部队本来就是他们老徐家的,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说罢崔祥又看了看几处阵地就回去了。

  虽然崔祥还是个排长没有升官,但他这当官的谱子开始有了点,看来是连长越来越器重他了。

  李舟亢看到我独自在那变换着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过来说“咋了,这崔祥这老小子刚才说啥了”

  “没啥事,就是管他要了箱手留弹”

  “行,多要点行,现在是趁部队能发的出就赶紧要,咱不能嫌多,等他没了再要那可是真费劲”李舟亢在这方面的看法和我一样。

  “是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唉对了亢哥,你没发现这崔祥有点变化吗”说着我便板起双臂贴在胸前,得意的看着他,神情上就好像李舟亢要是不知道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子一样。显然亢哥略显愚钝的脑袋没有想出来。

  我继续说道“崔祥这回来没看有点官的样子了,哪像之前跟个大头兵似的那么愣。而且和他说话时什么徐老爷子啥的他都说的头头是道,这种话平时也就亢哥你最了解,老崔这明显是特意去了解的,而且和咱们打招呼说话的方式多了些市侩,这可不是他之前老实人形象”

  李舟亢一听就赶紧把我拉近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你的意思是老崔是日本人的探子?奶奶的,他胆子不小啊!”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