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流不尽的血 > 第二十八章 村战(2)
  我们继续到下一户房屋后,几个贵子马上就跟来,他们首先对着大门射击一通,然后踹门而入后被张鹏事先设置的诡雷给解决掉。李舟亢看着被炸飞的两个大门正好掉落在贵子的尸体上说“贵子们,这是爷爷送给你们的棺材板”别说亢哥的这个想象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又有两个贵子来到了这个院子,我和李舟亢一人守着一个屋,贵子这回学聪明了,先往里扔了几枚手雷,但所幸屋子足够大我们有死角躲过去。炸完后贵子端着刺刀就进来了,他们先去的亢哥那个屋子,第一个贵子刚一进来就被亢哥捅了个透心凉,后面那个贵子刚反应过来,我这边也已冲了过去,一刺刀扎在他腰子上,给他疼的捂着伤口就跪了下来,紧接着李舟亢又是一枪托抡在了他的脑袋上,这个也被解决掉了。但是他这个抡枪托的手法和力度我越发越觉得之前抡我的人就是李舟亢。

  我俩收拾了一些弹药正撞见张鹏几人被日军撵了回来,跟着他们的是贵子子弹打在墙上的声音。m.njofun.com

  看着张鹏他们勉强的跑回来我问道“外面几个贵子”

  “六个,刚才我们在胡同口正好撞见他们”

  听了张鹏的回答后,我和李舟亢耳语了几下就又带着他们冲了出去,双方在这个狭窄的胡同里对刺刀,第一个回合我们就被痛死一人,贵子也不怕玩命,那个牺牲的士兵胸口被刺刀扎了个透。由于空间实在是太过狭窄,我们的战斗方式就和小孩子玩过家家没什么区别。

  “撤,亢哥看你的了”在我喊出这句话后我马上带着人就往回跑,贵子一时间被愣在原地。而这时李舟亢的两枚手留弹早已落在了他们的脸上,爆炸的范围丝毫没有浪费这狭小的空间,每一粒火药都仿佛发挥了他的最大功效。刚才我和李舟亢耳语的时候就是让他趁着我们拼刺的时候准备好手留弹,缩短延时发挥了最大功效。

  爆炸烧的贵子尸体都出现了胡巴味,亢哥直呼“这焦香味啊,红烧贵子兵”

  张鹏又适时的补了一句“李舟亢这是想吃贵子肉了”瑞语文学网

  “对不起,老子不吃屎”亢哥回怼的这句真是直逼我的笑点上了,好家伙,亢哥第一次把张鹏怼的其无法反驳。

  吃屎事件后我们就又向枪声密集的区域赶去,村子里的战斗已经是乱了套了,但这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贵子或是我们都已经被对方分割的乱了套了。在战斗上我们虽然不占上风,但是在战略上缠住他们,迟滞其进攻徐州的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

  在奔向下一处战斗的地方时,刚到一个胡同口就有一个我军士兵倒了下来,我赶忙扶下他却看见他身上的五六个血窟窿,放下后我看着胡同里面四五个日****死死的抵住一个人,原来是崔祥!

  崔祥勉强的用手抵住其中两杆枪,但嘴里已经流出了很多血。我们举枪干掉了两个,然后和剩下的几个拼刺,贵子的出招很快我们又是一新兵被杀掉,然后张鹏李舟亢补枪。收拾完贵子后,亢哥去看被怼在墙上的崔祥却早已没了气息,他那之前崭新的军装也早已被鲜血浸满。倒在他身边的还有五六个战士,看来他们是遭遇了伏击,如果我们再快一点儿就好了。

  村子里的乱战就是这样没有可预知性,在你小心翼翼的收索敌人的时候,其实敌人也仅仅跟你只有一墙之隔。

  我和李舟亢又爬到了一处房顶上,看到最外围的日军已经把这几个村子给包围了,而在村子里乱战的日军也已经陆续撤出,看来贵子的指挥官已经发现战斗的不利局势。在这难得的空闲时段,各连排迅速归建报告伤亡情况。我们班八人,已经阵亡一半。其中还碰上了排长崔祥阵亡。

  指挥权又落到副排长的手里,经统计全排仅剩15人。接连两次战斗并且没有人员补充,人员损失过半在各部几乎是个很常见的数字。我们确实有些消耗不起了。

  连长王群过来看了看阵亡的崔祥并嘱咐我们好好安葬他,看来崔祥和连长真的是很好的关系,但战争就是这么世事无常。看望完崔祥王群又命令我们去村西头最里面的一间房里解决那儿的日军。他说“在贵子撤退的时候,有一小股日军深入的太往里了,撤退时没来得及撤出被我们堵在里了,人数应该不超过十个,但是他们还有挺轻机枪,我现在还能调集的即战力只有你们排了”

  副排长刘安就又带着我们火速赶了过去。刚一到那贵子的机枪就扫倒了我们两个人,一看原来贵子将机枪设到了房顶上,这种绝佳的射击位置实在是太可怕了,而往下看这条胡同的尽头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好几句我们的尸体。我们只好躲在远处的房子后面象征性的还击。

  刘安几次探头观察敌情都被贵子的子弹给压了回来,他越焦急却越想不出办法,如果说是硬着头皮带着我们这是几个人使劲冲到头来就是全部被贵子撂倒,但他不敢也不能。伤亡在高级军官眼里只是个数字,他们只注重结果不在乎过程,但是当你为了结果真的把部队人数弄到为零,那么就会被问责,这就是下级军官的无奈。

  其实这也没什么难的只需要炮火就可以。“刘副排长,咱去调来一门迫击炮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刘排副听了我的话后皱了皱眉说“炮弹有限,非重要时刻不会调来的”。一听这嗯多少又有些无奈,明明一发炮弹能解决的事,非得耽搁,我们的军队丢了半个中国有多少事都是被这样的理由耽搁的。现在还不是重要的事吗,一窝贵子就在你的腹地,你不去拿炮弹解决来减少伤亡,那我们只能不记伤亡的往前冲。

  “用火攻,贵子的房屋上面有那么多易燃的干草,再加上木制的房梁,黄泥和干草胡成的泥墙,肯定能着”张鹏这突如其来的建议一时间都让我们愣住神了。我在心中飞快的思索了一下确实有很大的可行性。但是……

  “距离有点远啊,我们就算是扔火把也扔不过去啊”面对我的疑问,他并没有给出一个解决办法,显然他提出这个建议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眼下能有一个办法出来,起码是有了一个奔头,如何缩短攻击距离成了所有人的思考点。

  “要我说你们几个眼神多少是有点问题,他吗的这儿这么多房子,你们几个非要在这破胡同进攻,从侧面绕过去潜入到贵子隔壁的房间,你们都特么不用扔火把,直接扔手留弹就能解决这几个贵子”亢哥的这一骂多少是给了我一棒子。没错,我们太拘泥于传统的作战步骤,在这种巷战突出的就是一个乱,非常规,头脑最简单的李舟亢一语戳破了这层窗户纸。

  “但,但咱们过去的话,贵子在高处应该会看见的吧”

  我紧接着刘安的话道“非也,只要胡同口这儿的枪声足够热闹,侧翼的就没事,说白了就是吸引贵子的注意力在一处”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