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语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流不尽的血 > 第四十八章 长长的队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进攻,贵子明显是有些招架不住。片刻的白刃战后,贵子逐渐被打的没有了章法。不过这伙贵子的指挥官是个很冷静的家伙。

  他在遭受到我们的突袭后,还能组织好人马构建防御阵地,我们冲在最前面的那些弟兄就被扫倒了一大片。

  我们接连又向日军发起了两次冲锋,但是一次比一次巨大,如果继续打下去就有点得不偿失了。给贵子造成打击,迟滞他们向汉口武昌进军的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

  我们又回到了岳家镇修整,这次出击总体上来说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随后却传来消息,我军主力放弃了武汉,我们也接到了撤离战区的命令。对于此次战役我总是觉得其实我们都把对方打了个鼻青脸肿。但腹地就这么被丢失我还是有些不理解。www.njofun.com

  在撤军移防的路上我们看到了一波波难民,无助的老人和孩童更多。他们一路尾随着我们。李之伟问起一个婆婆道“老人家您为什么老跟着我们部队啊,我们也没有什么吃的了,跟着我们没用”

  这个婆婆既害怕又试探性的说道“跟着你们当兵的,不怕碰见贵子,我家里的人大都被贵子炸死了”

  李之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无论多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现阶段的难民救了这个救不了那个,就好比按下一个葫芦那边又起了一个瓢。最有效的还是尽快的将侵略者赶出去,但我却对此感到了迷茫。

  李之伟仿佛是看到我的这种失落,于是说“岑,感觉你有些心事,能和我说说嘛?”

  “啊,我总感觉这场仗我们打的不错,可是还是丢失了领土,以前再怎么难,再怎么艰苦我都心里还有一口气吊着,但是这一回我感觉就像是辛辛苦苦的去种地,但是到了秋收的季节我却颗粒无收,再怎么下去,我感觉等到一批批老兵都拼光耗光,那这天下难不成真成小东洋的了?”

  “不,岑,请相信我,不会有那一天,老兵都是从新兵过来的,只要仗继续打下去,老兵只会越来越多。”

  望着李之伟眼里的光,我觉得他已没有刚来时的那种稚嫩,在经历战火的洗礼后,他还是对未知的将来充满信心,可我却在心里找不到那个支撑点。

  即使我们在撤退的时候,贵子也没有让我们消停过,飞机时不时的在我们上空盘旋,贵子的飞行员在天上看着这一队队人马,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当兵的,只要不是他们自己人,都有扔炸蛋的必要。而我们在下面的反击无疑是无力的。m.njofun.com

  终于,在队伍的最前方又发生了更激烈的爆炸,我们在队伍最末尾的地方都能感觉到那浓烟升起带给我们的恐惧。

  刘二宝首先感到了不安“这贵子怎么突然炸的这么狠啊,咱们都退出战场了,有必要吗?”

  “贼还不走空呢,我要是日军飞行员我也这样”张鹏说道。

  “那二排长,还是你狠”刘二宝感到一阵别扭,实属被张鹏的气场震撼到了。

  不一会儿我们就收到了前方传来的最新战报。一个个骑马的战士后背斜挎着步枪,双手紧紧的勒住缰绳,从前到后,每当马儿飞奔十几米,战士们就高喊“前方水桥被贵子炸踏,工兵营正在抢修,队伍不要慌乱,不要慌乱,原地休息,原地休息!”

  这伙传令兵飞一样的来到我们这儿,又飞一般的离去。这时只听到有人说“这,这特么能停下来休息吗,这不情等着贵子飞机来炸吗”

  “走吗,连长咱俩要不去前面看看去”我问李之伟。

  “好吧,张鹏刘才带大伙上路下边歇息,贵子的飞机很有可能还过来,别在大路上当靶子”李之伟现在已经可以将连里的事物安排得当。

  就这样我和李之伟一路往前走一路又看到了许多景象,这条路的右边是我们当兵的,左边是各种逃难的百姓,士兵们现在也没有了队列秩序,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躺在路边歇息。有的甚至还爬到树上去了,这条路就和菜市场一样热闹。

  我们这些当兵的一个个没心没肺的歇息自着,而对面的老百姓则是一个个怀着不安定心情望着我们。

  终于,我们走马观花的对我们的队伍来了个别样的检阅后我们逐渐到了队伍前方。

  这儿的人比较多,甚至专门有一队人横在路中央,组织想要过去的人。

  “这儿设路卡干什么”李之伟问。

  “老百姓和士兵太多,前边还在修桥,应该是怕人太多过去当误事,现在这里隔离出一个缓冲带,还有...”

  “还有什么?”李之伟追问道。

  “真要是贵子飞机来了,可以吸引火力”

  李之伟沉默了。

  我俩随后又爬上了一颗这附近最高的一棵树上,在上面可以看到被炸毁的木桥。只不过那上面只有零星不几个人,工兵营呢,那好几百人哪儿去了?

  “看那儿”李之伟指着一处说道。

  随着李之伟的指向我发现了桥头周围全是刚刚被看完的木头。

  李之伟又说“看样子一开始是准备修桥的,所以这边会有这么多木料,但是这座桥被炸毁的太严重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因此修桥就放弃了”

  “那看来我们得改道了”我说。

  “没那么简单,看见那几条渔船了吧,岑啊,我估计当官的应该是先坐船到河对岸了,把咱们拦在这边无非就是让他们先平安过河”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着几千人如果在这儿争上着几条小船来,那谁也过不去了”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王显对下关码头的描述。

  我还李之伟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又听到队列的尾部传来爆炸声,我心想看来贵子的空袭又要来了,但随即有传来熟悉的枪声。

  “一定是贵子摸上来了,赶紧回去组织突围,连长!”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都已经撤出主战区了,贵子从哪来的啊”李之伟说。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是有密谋的,他们飞机飞过我们头顶时,应该是把周围的老百姓也当成当兵的了,这一下多出几倍工资人来,他们应该把我们当成一条大鱼了,然后炸掉木桥,加上这附近也没什么遮蔽,正好把我们堵在这里,围而歼之”我说。

  “那我们这不成背水一战了”

  我和李之伟正在边跑边交流的时候,贵子的空袭又是如期而至倾泻着泡弹。拥挤在大路上的队伍也乱做了一团,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寻找那不太明朗的生路。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瑞语文学网